井伊直弼和茶道

 

井伊直弼在埋木舍时代,于茶道、和歌、谣曲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特别是在茶道方面,他的茶道精神支柱与修行禅学有着密切的关系。直弼青年时,前往佐和山山脚处井伊家的菩提寺清凉寺参禅。期间拜三位住持为师,精修禅学的奥义。他的“只管打坐”,只是一味地坐禅,也可达到大彻大悟的境界,被仙英禅师授予了印可证明。直弼崇高的人格和远大的见识,以及强大的精神力量正是通过禅学中心思想所创造。说起直弼的茶道,在他的著作《茶汤一会集》中,“一期一会”、“独座观念”、“余情残心”等成语广为流传,其根源就是修行禅学的精神文化体现。

IMG_20181008_110556.jpg
Budai繪畫讚美I直直
楽々園槻御殿.jpg

在直弼生活的幕府末期,茶道不仅在都市里,在农村也受到追捧,但这却使茶道失去了本来的面貌,渐渐成为炫耀经济实力的工具。有人开始将这种风潮批判为“世间之茶”,以松平不昧、酒井宗雅等大名为中心,开创了独一派的茶道,井伊直弼也是其中之人。下面我们来追溯直弼的茶道历程。

Rakurakuen日木宮殿

虽然不能确切知道直弼接触茶道最初是在什么时候,但可以联系到他幼年时期,住在彦根城规御殿,父亲直中参与很多茶会,直弼也在此时接触了各种文武,茶道就是其中一项。直弼真正开始研究茶道是在搬到埋木舍之后。他不仅仅是在树露轩练习茶道技术,阅读研究超越流派的茶道古书,并进行记录。他是在20岁出头时取得成果,表现在于“梅尾重踏”。梅尾是指镰仓时代的明惠上人在日本最初开辟茶园的地方,也作为“茶”的代表。直弼否定所谓的“世间茶”,阐述了作为茶道是有意义的,主客心灵进行交流等起重要作用的精神修行。他对发现的与茶有关的一切,用自称的「宗観」茶名所标识。

埋木舎玄関と内壁.jpg
9274efa485927c7cf91fa97e61287336_m.jpg

之后直弼在埋木舍时代,起草了「閑夜茶話」「真懐石」等书。表现直弼通过广泛阅读茶书进而整理出的依据,其中尤以「南方録」的出展居多,可见直弼对茶道有着强大影响力。经过深思熟虑,直弼在1845年31岁时,将所著的「入門記」作为自成一派的宣言。在此,直弼再次批判“世间茶”,在阐述茶道的历史基础上自己开创新的一派,更是进一步说明茶道是修炼心灵,不以贵贱贫富而区别对待。可以从埋木舍简朴节俭的生活中,直弼探求丰富心灵修养同时对于茶道的独特感悟。就在完成这本「入門記」仅仅4个月后,直弼就成为井伊家后继人,离开了埋木舍。

直弼作为藩主直亮的后继人出使江户后,仍然关注茶道。从1848年到次年,以及1856年到第二年,他与作为大名茶的第一流派——石州流而广为人知的茶人代表片桐宗猿相识,期间并对于十六通的疑问卷进行了回答。据说十六通疑问卷与执笔茶道之术的传书以及“茶汤一会集”的写作有着很深的关系。另外,直弼从1853年左右开始为茶道的门弟们授茶名,当时弟子人数多达达到十七人。

1857年8月,对于直弼茶道之大成的作品《茶汤一会集》,大久保宗保(小膳)被允许进行手抄本的制作,其完成时间大约在同年中期。关于作品内容,是关于茶会的开始到结束的一系列详细记录,还有茶会进行中,主客各自的心得。在之中出现的最有名的要属“一期一会”、“独座观念”、“余情残心”等成语。

DSCN0670.jpg

「一期一会」

每一次茶会上,即使一起参加过几次茶会的相熟面孔,然而这次的茶会也绝对与上一次的不同(指心境不同),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聚会。正因为如此,主客双方都应该互相为对方着想,敬上一杯茶。

「独座観念」「余情残心」

主客之间依依不舍地道别,客人踏上归途,主人目送客人离去,直到客人身影消失在视线里,然后独自一人回到茶室,坐在火炉前,感念刚刚的茶会是人生中的一期一会,周围只有炉里热水沸腾的声音,独自一边静静地品茶与感悟。

DSCN0668(1).jpg
 

“茶叶汤一集”, 直弼是在石州流铸造的武士的日本茶道观为基础,及近代各式各样的日本茶道观的思想集大成,更是追求茶会上主客之间一刹间的心境交流体现,这正是直弼确立了自己独成一派的日本茶道观。这是对于武士茶道观的执著以及其完整。到此,直弼就任彦根藩主后,留下了共超过二百次茶会的记录。直弼将这七本茶会记录集命名为《水屋帐》。其中包括在故乡彦根举行的活动,在江户的彦根藩邸举行的活动,以及仅限于家臣之间举行的活动。茶会的客人大部分都是直弼的家臣,但也有少数其他大名参加。另外,能够看到有井伊内家系的女性参与,也是直弼对女性一视同仁的茶道精神体现吧。最后一次茶会是1860年2月19日,在樱田门外之变发生的前半个月。

茶道具.jpg
直弼茶道具.jpg

此外,直弼还亲自制作了许多茶具。在烧造方面,他在埋木舍的一角,设置窑进行乐烧的制作。直弼经手了茶入、茶碗、香合、盖置等相当多数量的作品,在被遗留下来的物品的其中有留在井伊家的赤乐橘形向付、或是授予家臣大久保小膳的七种香合等。另外,直弼为了保护发扬藩窑湖东烧,在那时期制作很多具有高美术价值的作品,比如染付水指和茶碗等,后来发现当时有很多订购湖东烧工具的记录。除此之外,在竹制品方面,直弼制作的花艺用花瓶和茶杓还残留着。从这些都作为茶道文化巨人形象的生动体现吧。

二首直介的樂燒七種香

[參考]

大久保晴夫,《樹屋和飯直直》,日出出版社

大久保晴夫,“江戶時代末期彥根氏族的一面,大成幸善”,日出出版社

久倉功夫(Isao Kumakura)編著,《飯直直之雄》

Tsutsui Hiroichi,“現代語言的經典茶浴”,短谷社出版有限公司

  

本網站已獲得版權所有者Haruo Okubo的許可,可以引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