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木舍得10个不可思议之处

 

1)观是武家、宅内有寺院

埋木舍位于彦根城多门橹中堀对面的位置,长长的白墙所围造的庄重威严的武家门赫然耸立在二、三段的垫脚石之上。瓦修葺的屋梁,厚重的门柱和板门。在瓦屋根的左右侧都修葺有鬼瓦,外侧是武家门上常挂着有漩涡状的花纹,而内侧则是挂着菊花状修饰的鬼瓦。这种花状据说是寺院门上左右两侧鬼瓦所常用,可见直弼在对于「禅」的奥义是极其有研究的,住在埋木舍的时期,在生活和修行上都以宗教为基础进行修炼。而他只要走出埋木舍一步,就会以武家特别是作为藩主弟弟的身份被衡量和关注,所以在鬼瓦外侧以旋涡状花纹作为武家家徽来寓意,时刻对自身身份的觉悟,鬼瓦上双侧的不同花纹,也可以说都是直弼内在心意気的深度升华体现。

武家門.jpg
寺院門.jpg
 

2)玄关对面向斜方向延伸的左右两列走廊

玄关对面向斜方向延伸的左右两列走廊。

当您审视埋木舍宅邸的平面图时,会看到进入大门后,左右两侧以白色土墙围成,然后是可以进入各宅的木门。木门可以阻拦住直接闯入庭院和茶室口。正面是四块厚板组合的推拉门,左边有一条通往巾一間(宽幅1米8)外厅的一寸走廊。这条走廊朝左方向倾斜40度左右,对正常垂直向构造来说很不可思议,通过咨询建筑专家可知:“这是为了让进入玄关之后,客人不能马上看清里面的房间,也不会发现在屋里的人,所以特意把走廊如此构造而成。”进入大宅后,必须经过长长的走廊才能到达客厅。这样居住者就不会被外来人很容易观察到内部的情况,从而放心居住。但是由于埋木舍的房间很少,走廊也不长,所以从角度设计上下功夫,是非常特殊的建造方法,这也是埋木舍第二不可思议之处。另外,并行所造的斜向走廊,是通过侍卫的休息室,再经由女佣房间,才可通向内部房间,这是佣人们的日常使用的走廊。而左侧通往房间的走廊只有主人和客人才能使用。

埋木舎平面図.jpg

3)茶室“澍露轩”没有设置躙口。

直弼在埋木舍时期,以“宗观”、“无根水”为茶道的名号。在茶道流派之一的“石州流”中,也能自成一派。其核心就在于茶室“澍露轩”,在埋木舍时期,直弼写出著名茶书「一会集」,并酝酿出“一期一会”、“余情残心”、“独座观念”等直弼流茶道精神。「澍露軒」是从埋木舍的外厅通往内宅御居間的拐角处的茶室。

茶室外部.jpg

不可思议的是,不知道为何「澍露軒」茶室没有躙口。直弼在埋木舍时代经济很窘迫,茶室的构建时,假如资金充足,就会在庭院里造一间别墅式的凝聚豪华风流的茶室。而直弼在考虑不花费大成本的基础上构建,利用走廊一角建造了四叠半大小有水屋的一间茶室。虽然,茶室的天花板一面是斜的屋梁,显有风流气派,但其实是主屋顶房梁的延伸。不论如何拘谨,还是造出一帖半大小的水屋,却没有造所谓的“躙口”。建造躙口并不是简单地造1米见方的简易出入口,在此入口处还要建鞋柜置物柜或者等候室,武士使用的刀等寄存室,如此建设费用将不断增加。直弼虽然省略了“躙口”和“壁龛”。代为之茶室有两处入口,有一次入口可以从外厅走廊打开「和式推拉门」通往水屋。这个出入口大概是主办茶会的人或拿取茶具人所使用。另一扇是从御居間的方向进入的入口,入口的板户接缝处装饰着竹子,上部分插着俏皮弯曲的树枝材料,组合成别致风情的推拉门,被认为是客人进出的入口。由此可见,直弼并不是注重茶室豪华装饰,而是注重在茶室修行茶道及其精神。这里顺便一提,彦根藩主所居住御殿里的茶室“天光室”也没有“躙口,-以上是咨询了石州流·(直弼流)前田滴水茶道师范的老师所得知的事情-。

 

4)坐禅室的钉扣遮掩物-两只装饰兔

直弼经常前往禅寺“清凉寺”参禅,并从仙英禅师那里得到过袈裟血脉的授予,在埋木舍坐禅也是每天必修之事。南楼有佛室和坐禅室,房间長押(なげし)的横木上有几处固定的钉子,一般情况下很多是会用装饰物遮掩使整体美观,埋木舍坐禅室的钉扣遮掩处是两只兔子金具,整体给人风雅之感,也作为安宁人心,开运招福之意。直弼作和歌中有很多关于月亮的元素,所以这两只装饰兔子金具,也能让人联想起月亮上的兔子吧。

5)庭园建设和水琴窟“水琴窟”是庭院设施之一

水滴通过甕上部一个洞口流入甕内的小水池,从而在甕内产生悦耳的击水声音,其音像日本琴。据说这是江户时代园艺师的发明。(讲谈社·日本语大辞典)

请看埋木舍的宅邸设计图。在简朴的庭院中,水琴窟多处可见,从茶室的拐角(标有☆之处)开始,到御居間和佛室之间的夹角,以及厨房入口和侍卫居住的长屋之间都有水琴窟。

每当下雨时,直弼坐在茶室或者居間,听水滴滴落kin,kin的声音,这声音就是使人心情宁静安详的雨的情调吧。在家的人,侍卫武士(长屋)或是女佣,也在下雨天共享这份古雅宁静。直弼正是如此心胸广阔的风流之人吧。至如今,下雨时,在静寂的埋木舍里也能听到水琴窟发出奇妙的声音。

6)直弼内心象征“柳木”

直弼喜爱“柳木”那种随风而动的柔韧姿态,即使在埋木舍里,也将柳木比喻心爱意的基石。他把埋木舍称为“柳王舍”、“柳和舍”,留下了许多“柳木”有关的和歌。俳句集中有“柳迺落叶(やなぎのおちば)”,和歌集中“柳迺四附(やなぎのしずく)”等。在埋木舍时期,关于《月》、《芒》以及《柳》的歌曲很多。顺带一提,直弼的人生训诫中,对于大島蓼太作的“无意中回到自家庭院化为柳”的俳句甚是喜好,现实中外出时遇到很多感到不平的事,只要回到埋木舍看着这里的柳木,就会觉得自己像柳条一样柔韧不屈服,也能在这里找到「和敬清寂」的安宁心情。如今,进入埋木舍大门也依然能看到柳树。

7)庭院草木里种有多种药草

人们常说:“喜欢花的人心地善良。”埋木舍被作为藩主儿子的居所是如此简素,庭院也不宽敞。然而直弼却安然于此,在这里居住了15年,专心修炼文武两道。直弼在埋木舍居住期间,他最大限度地丰富了自己的心灵,茶道、和歌、禅都到达达人的境界。就算只是被种植的庭木和花植被,也最大限度展现了埋木舍的空间价值。笔者因在东京居住,埋木舍是委托在彦根居住的主管先生公开和管理,曾经长达18年间,代为管理埋木舍的是堤义夫先生(前滋贺银行分行行长) ,他对于埋木舍院子里惊人的花类植被数量和种类进行实际观察以及记录报告,做出了下面的阐述:

flower chart.jpg

他在惊叹其数量种类之多,仿佛直弼一年四季到庭院里赏花的这一情景在眼前浮现。并且令人惊讶的是,庭院里的花草种类中很多可以作为“中药”所使用,猜测直弼是具有医学、药学知识的深不可测之人。在埋木舍时代,直弼结识了作为医生的三浦北庵,三浦北庵是经由国学家·长野主膳(后来成为直弼的谋士)介绍的友人,在直弼十七名茶室弟子中,茶道得意门生第一人,被赐予茶名的中岛宗达,这两者皆为医生。(顺带笔者的曾祖父大久保小膳(直弼的旁役),是直弼门下赐予茶名宗保的第二得意门生) 。直弼在与医者、文化人的各种谈论中,学习到中药的利用、疾病治疗等知识,也或许在那时也被教导了种植药用草木的可能。关于至今为止种植在埋木舍里的草药,是通过咨询了专家谢心范博士(武藏野学院大学院教授)得到的解说,谢博士也是在各种中国原著中找到相关记载。对居住埋木舍时的直弼有很如此之高深的医学和药学知识方面,感到惊讶。

石蕗

深煎熬煮→用湿布 皮膚病 跌打损伤

風邪 止咳

つわぶき.jpg

马醉木

肝機能調整 通便

有毒性(乙炔毒素)可作为杀虫剂配方

あせび.jpg

苦楝

止疼(胸痛 腹痛 心臓痛)

可用于树木驱虫

せんだん.jpg

鱼腥草

解毒 利尿 止咳

傷消炎 消腫 下痢止 肺炎 痔 淋病

どくだみ.jpg

南天燭

整枝入药 喘息 気管支炎

解熱 健胃 止咳

なんてん.jpg

万年青

解熱 解毒 止血 強心 利尿 

止咳 鎮痛 解蛇毒

おもと.jpg

石榴

止血 吐血 外傷 歯痛

下痢止 生理不順 火傷

ざくろ.jpg

山茶花

胃腸病 急性下痢 高血圧 糖尿病 

止咳 皮膚炎

つばき.jpg

8)供奉顺产神的祠堂

请浏览埋木舍的平面图。南塔的坐禅室连着得是“御产室”,房间的天井上挂有金属环,中间穿过系着绳子,是产妇可借力去顺利分娩所用。御产室与浴池相邻,便于分娩时使用热水。1846年(弘化4年)正月十六日,直弼的侧室·志津生下次女“弥千代姬”。直弼在御产室正面的庭院里供奉着“顺产之神”,每日去祈祷顺产。但是公主出生后二月,直弼就出发前往江户,并未能与新生儿好好相处。然而他经常从江户以信使传信给志津,不仅慰劳志津,让她保重身体,还传达了作为父亲的愿望,让其将刚出生婴儿武家的公主有素质地养育。弥千代公主后来长大后,嫁给了高松藩世子松平赖聪。直弼与志津所生的孩子只有此位公主一人,其他的孩子直宪、直咸、直安(后成为与板藩主)、直达和还有六名女孩,都是另一侧室里和所生。直弼成为藩主后,迎娶丹波龟山藩主·松平信笃的妹妹昌子为正室。

安産の神の祠.jpg

9)宅院挖了七处水井

请再看埋木舍的平面图,图上圈“井”字的标记处。首先大门到玄关,铺设小鹅卵石处有两口井,据说是给出远门归来的马喂水或是洗脚的水井;厨房门口和长屋相对的宽敞地有一口井;建筑专家们惊讶地发现,总体感觉围绕厨房有四处水井,感叹在防火方面所做的用心配置。除此之外,御起居室的一侧(茶房也使用)在后院也有水井,在这样规模的宅院里合计有七口水井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10)建在御居间里的和式便器的朝向

埋木舍里有四个卫生间。分别是客厅、御居間、浴室一侧,以及佣人或侍卫使用的从外部进入的卫生间。跟据建筑专家的说法,御起居(直弼经常使用的地方)里和式便器的朝向与通常不同,便器遮掩处朝向是反朝着面向入口。猜测也许是当可疑的人来突袭也时能立即防御或者是武士在上厕所的时候也能持刀进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