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特別史跡 埋木舎

埋木舍是彥根藩第13代藩主井伊直弼,從他17歲到32歲经历了15年時光的房子,为日本国家指定史迹。井伊直弼本是彦根藩(今滋贺县境内)11代藩主井伊直中的第三个儿子,因为不是嫡子,按照井伊家的家规,直弼必须离开藩城。后来有大名要收养子,于是直弼和另外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前往江户,但是弟弟被收为养子,而他只能悻悻而归并住进尾末町的一间小屋,开始过着落寞的生活。埋木舍是由直弼命名,在他懷才不遇的當時,用歌的形式把自己比喻為深埋於地下尚未開花的木頭,埋木也由此而来。他激励自己,积极锻炼一流的剑术和马术,学习政治以及海外文化,甚至在诗歌,茶道等在各個方面都有所建树,可以说在埋木舍的自我淬炼,使他成为徳川幕府“大老”,培育了他作为开国之父的才能。

埋木舍的建筑年代不详,但在近年拆卸修理的时候,调查发现了刻有1759年字样的瓦片,由此至少可以知道,是在直弼居住前七十多年被建造。后来在明治时代因地震而倒塌的玄关,通过拆卸修理得以复原回直弼时代的原貌。

umoregi-01.jpg
埋木舎
埋木舎平面図.jpg

接着关于埋木舍房间的配置说明。沿着护城河的道路往宅方向,右手边有长屋,左手边是高墙,其中央有武家门。从道路上两级石阶进入门内之后,就是被两道白墙围成的中庭,墙上建有中庭和厨房想通的「くぐり戸」拱门式出入口。中庭里用小鹅卵石铺设,在此中间有一口井,据说这口井是给外出回家时,马匹喂水所使用的。在四帖榻榻米大小的玄关正面有推拉板门,板门的左右两侧分别有向斜方向延伸的走廊,并连接着里面的房间。玄关的右边分别是四帖半和四帖榻榻米大小的间房。主屋是东西走向的长型屋,里侧南栋向直角方向延伸,与之平行的是厨房,整体呈“π”字型。玄关左侧斜廊相连的是主客间,主客间有八帖榻榻米大小并建筑有壁龛。第二个房间也是八帖大小,从房间外走廊上可以看到的庭院整体非常朴素,用质朴的石堆砌,平凡的庭院木所围造。

在通往内宅的拐角处是有名的茶室“澍露轩”。“澍露轩”名字取自《法华经》中的一句文选。茶室里四帖半台目榻榻米中一帖半用做水屋。因为主客厅或内宅都建有进出入口,所以没有建“躙口”(日本茶室里半身高的小入口)。天井有六尺六寸高,其水平部分处与主屋顶倾斜的横梁部分连接组成。西侧是开放的水屋以及台目榻榻米的延伸。从茶席上能观看水屋以及水屋仆人的作业情况,开放的环境下茶水屋仆人有条不紊的精神修养,也表现体现直弼对茶道的喜好。

IMG_20181008_110839.jpg
IMG_20181008_110716.jpg

掀起茶室的门帘后是「奥座敷」(内部房间)的延展。这里是直弼作为日常起居并学习的房间,也叫“御居室”。主室是八帖榻榻米大小建有壁龛,次间也是八帖榻榻米。这两间房和茶室之间有五帖榻榻米大小的储藏室。储藏室和「奥座敷」内侧有内部走廊。走廊正前方面对的中型庭院,此处也是直弼喜爱的胡枝子花曾竞相开放的地方。庭造石也比外厅前的美观,宽广地庭院的景观展现枯山风水的风格。据说当时直弼深爱这“柳木”,也把埋木舍称为“柳王舍”,至今在玄关处依然有柳木。

在南侧楼,有四帖榻榻米大小的中央房间,八帖的佛室,八帖的坐禅室,然后是分娩室。三个相连房间面向庭院一侧是铺着木板的走廊,从那里可以眺望前院子的树木。房间再往里是更衣间和浴池。这栋建筑从被建成的当时,一直经历近三百年,损坏严重,也由于雪灾崩塌,花费了2亿日元左右的费用,近6年的时间,才被完全修复,于1991年4月开始对外开放。除此之外还有各式样的其他房间,长屋或者与之邻近的马厩。宅邸内有六处左右的水井,还有小观音堂、稻荷祠堂、武道场、乐烧作坊等遗迹,这些都充分表现直弼的兴趣范围之广。以上是皆为现有埋木舍的概要。

DSCN0672.jpg

埋木舍和大久保家

埋木舍现由大久保家族所拥有。大久保家世世代代都是彦根藩家老或藩主信任并赋予重任的亲臣家族。幕府末期, 大久保家为十二代藩主直亮,十二代藩主直弼,十四代潘主直憲三代积极侍奉,因为大久保小膳一直以来都忠贞不渝,所以1871年,直憲通过藩厅批准将埋木舍寄贈于大久保。这之后,大久保家族以“埋木舍由大久保子孙世代守护”为家训,每一代都致力于埋木舍的维持,保存等活动。

大久保家写真.jpg
物主大久保夫妇在埋木舍前面

专栏 致力于埋木舍保存的小膳的子孙后代。

初代 大久保小膳(照片)

1871年(明治4年) 大久保小膳因功绩显著,通过藩厅批准得到“埋木舍”。然而这并不是无偿转让,是以大久保宅邸作为的交换。1875年(明治8年),藩厅为了建设招魂社(后来的护国神社),小膳被藩厅强硬要求提供埋木舍的全部用地,但他拒绝了,只捐赠了与直弼公的埋木舍没有直接关系的一部分土地(约全用地的一半),以此来守护了埋木舍。更是在1896年(明治29年)水灾时,自付大量的修缮费用。此外,小膳还请愿并要求保存当时即将要被明治政府拆除的彦根城天守阁,使天守阁从破坏中被解救出来。1902年(明治35年),小膳追随因病去世的伯爵井伊直憲公于次年1月14日去世,享年83岁。据说当时葬礼是本地村民全体出动所举行的盛大仪式。

大久保小膳.jpg

二代 大久保員臣

1909年(明治42年),由于虎姬大地震,埋木舍主屋倾斜,长屋大门被破坏。当代家主大久保員臣花费巨额财产,将玄关周边的部分解体并进行了修复,长屋大门也得以恢复。当时在本地地域,作为武家宅院被完整保留下来的只有埋木舍。第二代大久保员臣也为保存埋木舍而奋斗。

 

三代 大久保章彦

随着日中战争的愈演愈烈,日本军国主义开始占统治地位,于1939年(昭和14年),因着军部强硬要求扩张护国神社,埋木舍成为了军部的目标。当时,几名宪兵闯进埋木舍,并用泥脚踩进内厅,大声喧嚷:“不能把埋木舍提供给军部的人是卖国贼,用战车把这里压平!”大久保章彦、定彦、明文三兄弟穿着切腹时的白装束与宪兵们对峙,并高喊着“除非砍下我们的头颅才能接管埋木舍!”以此行动死守了埋木舍。之后章彦向有交情的近卫文麿先生请求协助,并努力对东条英机进行说服,最终军部废弃接管埋木舍的原案。他们不顾自己的生死存亡,再次坚守了埋木舍。

 

四代 大久保定武

第三代章彦去世后,弟弟大久保定武继承埋木舍。定武虽然经济上穷困潦倒,但是仍然死守着埋木舍。在此时,1952年(昭和27年)彦根城天守阁被封成为国宝,同一年,描写井伊直弼一生,名为《花的生涯》的报纸小说开始连载,当时很受大众欢迎。1956年(昭和31年)彦根城一带成为国家特别史迹,埋木舍也被指定为史迹。文部省于7月19日发布了关于指定埋木舍为特别史迹的官报告示。之后于1959年(昭和34年),彦根市制定收购埋木舍的计划,但是定武、明分兄弟表示坚决拒绝反对,以此守住了埋木舍。

五代 大久保治男(現当主)

1984年(昭和59年),近江地区遭到暴雪的侵袭,明显破旧不堪的埋木舍南侧楼因积雪覆盖而全部倒塌。从第二年开始,根据文化财产保护法,作为文化财产维护整备事业,进行了5年埋木舍的全面解体修复的计划。总工程费2亿日元,虽有国家和地方自治团体的补助,但大久保治男个人也投入了超过2千万日元的费用。1990年(平成2年),埋木舍经过修复计划完全恢复了井伊直弼公居住时期的境况,并于次年4月开始对外开放

visitors.jpg

从公开后到最近入场人数虽然有所减少, 在埋木舍现存有的建筑物(文物)的基础上,大约40多万名的游客得以亲眼见证,并切身体验整体环境氛围。大全部的人都对年轻时井伊直弼的文韬武略,特别是茶道,和歌,禅等文化修行等方面所惊叹,并与幕府“大老”直弼所提出的国际合作思想产生共鸣,人们也对直弼当时坚决实行开国政策,使日本得以回避战争和被殖民地化的策略表以敬意,参观之后大家一直赞同,在安政大狱和伪造秘信臣子的教科书里直弼的形象,有可能是因为以薩長史観为基础的错误教育所形成的错误判断。

希望大家都到访“埋木舍”,亲身体验感受井伊直弼的卓越文化成就。请一定要体验这里的樱花春天,红叶秋天。埋木舍的门前,多门橹在眼前延伸而去,站在能到眺望彦根城·天守阁正面的武家宅院「埋木舎」,说一声「たのもう!」(打扰了之意),直弼从室内而来,并说“喝杯茶怎么样?”的邀请你入室,想象一下自己穿越时光回到埋木舍从前的奇妙氛围。

有“百闻不如一见”,“不到访埋木舍就无法对直弼的真面目做出判断”。英国诗人马丁也这样称赞井伊直弼的伟大,并赠送一首诗。

 

    Little people see the Biwako                          小人目光短浅

    Big people see Japan                                     凡人国家长短

    Great people see the world                             伟人放眼世界

伟大的人正是像井伊直弼这样能够放眼世界的文化之人并以政治家幕府”大老”登上历史舞台。(是国际关系协调,和平思想的政治决断·开国策略拯救了日本。)